認識荒野  週週荒野見  進修課程  自然體驗  荒野守護  分會簡介  定點觀察  義賣特區
 荒野電子報  荒野家族  荒野心情  加入荒野  義工招募  與荒野聯絡  相關連結
   》網站地圖中文首頁定點觀察 》 台北定點 →烏來定點

烏來定點

自然環境| 自然生態| 部落的秘境─烏來福山村

部落的秘境-烏來福山村

  到烏來只有賞櫻和泡湯嗎?那可不一定,四月份的烏來夜晚可熱鬧著呢?這正是夜精靈-螢火蟲求婚的好時機,不過害羞的牠,害怕強烈的光,若想到這來仔細地看看牠,手電筒還得用紅色玻璃紙遮著,不然牠們可會躲起來囉!
就以福山村的自然景觀,人、風、火、山、林、水為主題,帶領大家了解這有趣的秘境。
  烏來-大台北地區的原住民鄉。自台北出發,一小時內即可抵達。
  自新烏路起沿途花香鳥語,許多愛好自然觀察者的秘密花園,如花園新城、紅河谷就在沿線散佈著,常可見到許多人蹲在路旁,趴在地上或抬頭仰望,盡各種可能的姿態來親近自然。無色無味的碳酸溫泉資源在群山環繞之下,成為無可替代的享受,更是眾人傳述的美人湯。在烏來的碰碰車、信賢的黑色吊橋、雲仙樂園的空中纜車,留下許多人的美好回憶。
  烏來福山村,雪山山脈尾端山系所圍繞的山中聚落,是烏來地區泰雅族人的文化起源,許多的故事,如:每日五次準時呼喚的時鐘鳥、喜歡交換姓名的樹;每天持續進行著,仍然是生活中的一部份,並沒有成為一則傳說,只流存在書中。與許多動物相遇的故事,每天在這裡不時地發生。
  四月的福山,螢火蟲漫天飛舞,努力找尋生命的春天,遍尋不著沒有打著水銀燈的舞台,衷心期待能有一個漆黑的夜晚,能有機會展現他的微弱小光。穿著輕便的長袖外衣,戴頂舒適的帽子,最重要是隨身攜帶一顆期待與放鬆的心情,進入福山包你滿載而歸。



  如大部分的原住民部落,福山村的泰雅人都是從各地遷徙而來。
  福山村的人主要從三個地方來。一支是最先從南投來到福山村,由:「亞維。布納」領導,開始開發烏來鄉的族群。一支是從桃園縣復興鄉遷徙而來。一支由宜蘭而來,原居住於舊哈盆部落的族群。還有一小群人,為了方便接受天主教牧師的傳教,而從馬岸部落遷徙來福山村。以福山國小為中心,可以見到福山村的李茂岸與卡拉模基。
  初到福山村的人,若是仔細在學校附近走,看到的門排上都寫有:「李茂岸」三字,若是不了解,還會覺得這裡的戶政做得真好,連戶長的名子都寫在門排上,在走了一段路之後,會覺得更厲害,怎麼這麼多戶的戶長都是寫「李茂岸」。「李茂岸」的泰雅語意義是「部落」。附近的林望眼山,名稱中的:「林望眼」,在泰雅語而言是相同的,只是翻譯成為不同的字而已。在福山村以伐木為主要維生的日子,工頭大多居住在同一區,能夠雇工的人統稱為有錢人,日文發音的有錢人就是:「卡拉模基 桑」。在村中的人,就稱工頭居住的區域為「卡拉模基」。

風 
  東北季風來到蘭陽平原,留下充沛的水份。在宜蘭周圍的山就是最好的水庫,而在山中的許多大小湖泊,就是最好的水庫與淨水廠。使得宜蘭縣內不只是水質良好,不用建水庫,而且幾乎家家戶戶都有除濕機。
  東北季風來到宜蘭,吹往台北縣與台中縣。穿越雪山山脈的末端,仍然有充沛的雨水來到台北,在福山村匯流而成南勢溪,加上坪林的北勢溪,流入翡翠水庫供應大台北地區生活所需的水源。於是福山村即使在全台灣一片缺水的聲浪中,仍然有充沛的水,源源不絕而來,點滴浥入翡翠水庫。


  以往福山村的泰雅族人使用火耕的方式耕作,在住家附近的山輪番耕作,在土地即將失去地力之時,整個家族的人就放火燒墾另一塊山林。在如此的作息之下,與泰雅族日常生活有關的民俗植物,多是森林經由開發之後的先驅植物。現今的生活模式,讓原住民在山上的火耕傳統的不再傳承,許多的文化在此逐漸凋零。烏來的泰雅美食之中,有幾道名菜是以「山胡椒」及「食茱萸」來調味,這兩種植物就都是先驅植物之一。
  由於不再火耕,「山胡椒」及「食茱萸」等所需植物的採集,就不是在自家田園所採,而是尋找崩塌地,多是在數年前新開的道路旁取得。火燒山很危險,是因為我們身旁常有用火不慎而造成森林大火的新聞。沒有接觸過泰雅族智慧的人,多以為泰雅族人在山上火耕很危險。若是有學得泰雅智慧的人,他會曉得如何在溼冷的山中起一把取暖的火堆,緩緩地燃燒一夜不熄滅,能在山中延續自己的生命。充滿泰雅族智慧的人會曉得火耕的運作不是隨意的放火燒山,而是配合自然四季的運作,在某個特定時間,技巧地只有燒出自己所需的墾作面積。

山 
  福山村由雪山山脈的末端所包圍,村落所在位置平均高度約海拔800公尺,雖然不高,在東北季風的吹拂之下,仍然有類似中海拔的溫度與溼度,許多中海拔的植物,如波葉山螞蝗,都在此可以遇見。
  擁有豐富的水資源,烏來的瀑布成為一個無可替代的景觀,也是許多生物在此賴以維生的棲身場所。海拔高度不高,讓冬天的福山村,成為山鳥的避冬之所。而烏來因為交通更方便,成為台灣十大賞鳥地點。由於山中豐富的天然林,哈盆自然保留區與插天山自然保留區,分別設立在福山村中,以往就是泰雅族人的重要獵場,在哈盆部落遷徙之後,成為動物生活的樂園。


   從烏來進入福山村,沿途經過多年人與土地的互動,目前多為人工林與桂竹林。摘桂竹筍的季節,目前成為烏來的慶典。摘桂竹與砍桂竹成為北部許多泰雅族人謀生的方式之一。 原住民的保留地,在補助造林的政策下,出現許多人工林。而造林樹種的選擇上,目前多偏好:「杜英」。期待在日後成林時,能夠取用來種香菇。

水 
  南勢溪曾經是台灣香魚的產地,在沿途水壩與攔沙壩的設立之後,阻斷往下回游至新店溪的魚道,再加上水質的污染,已經絕跡多年。目前溪中的香魚為日本的品種,經人工復育後放流魚苗而成。名為台灣鏟頷魚的苦花魚,在食用溪流中石頭上的藻類時,身軀一直翻轉,在水中閃閃發亮,許多人幫他另外命名為:「水中螢火蟲」
  南勢溪為福山村的主要溪流,福山村往上還有札孔溪與哈盆溪,在進入福山村之前,有一條五重溪匯入南勢溪,匯入時形成瀑布,許多人就在路旁欣賞。烏鴉的泰雅語為:「札孔」。從前的泰雅族人,由於在一條溪的方向發現許多的烏鴉,就由此命名為札孔溪,意思為烏鴉溪。舊哈盆部落為哈盆溪與南勢溪的交匯處。泰雅語的:「哈盆」有兩個意思:一個意思是:「胃」。另外就是在兩條溪流交會之處,稱為:「哈盆。XX」。於是在福山村的南勢溪,就使一條由:「胃溪」、「烏鴉溪」、、、匯流而成的溪流,緩緩地流入我們每個人的家中。

「荒野保護協會」希望以全民教育的方式,透過自然接觸與教育,教導孩子關心大自然、尊重萬物的存有。歡迎您加入荒野解說義工的行列,相信您也能成為一名守護鄉土的荒野遊俠,若有任何問題,或想多了解挖子尾這塊海濱溼地花園的秘密,歡迎來電荒野保護協會02-29303193詢問,或上荒野網站/www.sow.org.tw/查詢,期待您的支持與鼓勵,讓我們一同為台灣生態環境獻身,而台灣也將因您而美麗!

    荒野獨缺你一人,立刻踏出守護台灣的腳步。電話:(02)2930-3193,網址:www.sow.org.tw

(本文同時刊載於show北縣雜誌)

 荒野是生命的源頭 We believe wilderness is where life begins ..... The Society Of Wilderness